外贸客户软件管理
销售热线:086-574-27950777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出口乏力又遇上外贸坏账新高被两面夹击的中小出口商何去何从?

三月 25, 2017

英国脱欧、欧洲难民危机、美国大选、印度废钞风波……2016年国际政治局势频飞”黑天鹅”。2016年全球经济仍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国际贸易增长已经连续五年低于经济增速,实体经济难以支撑国际贸易持续增长。

2016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4.33万亿元人民币,比2015年(下同)下降0.9%。其中,出口13.84万亿元,下降2%。出口乏力之外,由于全球局势动荡,中国企业还面临另一挑战:外贸坏账又创新高。

  广东出口报损创新高,同比增42.1%

在2010年8月,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副会长于平就曾经透露过中国企业被拖欠的海外欠款约有1500亿美元,以5%的中国出口企业平均坏账率估算,仅2009年我国出口企业就新增坏账逾600亿美元。而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院仲裁委员会的负责人则提供了另外一个数字”现在每年新增加的拖欠账款大概在150亿~300亿美元之间,增长速度很快。”

虽然最近几年没有类似的数据出台,但从广东及浙江最近一组出口报损数字中也能一窥2016年外贸坏账的情况。

在全国外贸额中占比超28%的广东省,全省企业年度报损金额达到了创历史新高的45.35亿元人民币,增长了42.1%。在浙江,作为外贸强市的杭州,2016年1至8月,企业报损案件激增至600多起,同比增长10%,报损金额近1.4亿美元。

我国出口贸易主体正从10年前以外资企业为主,转为民企占主流地位。据商务部数据,2016年我国民营企业出口占比达到46%,提高了0.8个百分点,成为第一大贸易主体,远高于外资企业和国企的比例。在遭遇跨国商账危机时,民企对于国际法律的熟悉程度、以及可调配的资源方面都很难与外企相比,这让他们更难以抗衡出口坏账带来的风险。

有一名专门做印度机电出口的外贸电商透露,11月初发的几单机器,还有10多万美金的尾款无法回收,原因是印度卢比废钞前大额贬值,客户不愿再付款。而且从11月开始印度方面没有了新订单,由于大额货币回收,下游换不到现金,他原有的印度客户无法进行现金交易,也就没有了下新订单的动力。这个变数的出现,令他在去年最后两个月把全年的利润都赔了进去。

  亚洲、拉美、欧洲、非洲坏账分布最多

从事出口信用保险业务的某公司负责人表示,目前亚洲、拉丁美洲、非洲、欧洲等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贸易风险。俄罗斯遭受制裁、希腊信用危机及地缘政治风险加大了欧洲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油价下跌导致非洲产油国外汇储备减少,非洲国家中的安哥拉和尼日利亚两国国别出险率也均居于高位。

此外,拉丁美洲国家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巴西、墨西哥、智利等国当地货币贬值趋势明显,已出现货币危机的苗头。由于拉美贸易账期普遍偏长,货币大幅贬值将直接催生拖欠风险,系统性风险明显增高。

在亚洲,印度的金融风波以及光伏行业的影响,报损率也有所上升。

案件致损原因来看,主要报损原因为拖欠,但是破产和拒收的比例有所上升,而且新增了不少中国企业多年合作的海外客户破产的情况,2016年许多成立时间悠久、行业内的龙头企业和知名品牌破产现象显著增多。

珠海伟柏咨询公司是国内最早从事商账管理的国际化公司之一,他们是成立了170年的全球应收账款服务商-美国欧文氏公司的中国指定战略合作伙伴。根据伟柏咨询的统计,目前全球外贸坏账分布中,亚洲、欧洲和非洲位列外贸坏账的前三。其中亚洲外贸坏账额在全球占比为32%,欧洲为23%,非洲为18%。

  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外贸出口经济体,其坏账额在全球的占比达到了6.92%,还高于美国的6.23%。(看一下这一部分的表述是否有误)

而且由于金融海啸以来外贸客户的购买力减弱,中国企业追求销售规模,往往以赊销方式进行销售,选择的结算方式对收款很不利。赊销业务既相当于一般商品交易,又是企业间的借贷行为。当企业开展赊销业务时,实质上是企业将资本借贷给对方。

中国外贸企业大量采用信用结算的方式出口货物。虽然促使出口额大幅上升,也带来了大量逾期应收账款,有的企业的坏账率甚至高达30%以上,远远高于西方企业平均0.25%-0.5%的水平。

目前中国出口企业所能获得的金融保障,一是出口信贷,二是出口信用保险,凡是保过险的信用证均可获得贷款。但有资格获得金融保障的往往是国家重点扶持、或者有实力的大企业,中小型出口企业仍然缺乏保障,在中国,有超过95%的出口是在没有出口信用保险支持和保障的情况下进行的。

比如2015年纺织出口为主的绍兴柯桥就出现过这样的例子:为了拓展新兴市场,柯桥区的企业对拉美国家的出口大增,2015年上半年出口巴西2.3亿美元,在中国信保投保金额却只有860多万美元,投保率仅3.8%,低于全区出口信保14.8%的投保率。

但巴西的出口报损出险率在柯桥地区位于前四,仅低于传统出口强国美国、俄罗斯和法国。去年上半年,巴西货币雷亚尔出现断崖式下跌,严重影响了买方付款意愿及能力。柯桥的企业遇到了多起客户放弃定金不愿提货的事件,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当中不乏10万美元以上的损失。

  面对经济去全球化与金融汇率波动,

  国际商账管理之痛有药方吗?

决策体制的低效,”猪队友”的拖累,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倒退,加上美国孤立主义在大选中的抬头,经济”去全球化”正山雨欲来风满楼。随着世界经济逐渐进入以服务业为主的服务经济,这种经济上的去全球化变得越发明显。

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贸易规模逐渐下滑。这种下滑与制造业的逐渐放缓和服务业的兴起密不可分。

经济衰退中的国家,外贸规模逐渐缩减;而引入大量国外现金流的国家,金融市场得到提振,与其他国家的差距逐渐拉大。同时,汇率波动也更为剧烈。这从欧洲的复苏延缓与新兴经济体屡次出现大幅度的汇率波动可见一斑。换言之,无论与发达国家做生意还是与新兴经济体做生意,都可能遇到因不同原因导致的国际坏账。

欧文氏的账务管理部主管陈有德先生透露,他曾经接触过不少被拖欠的企业,有很多被外国买家拖欠了货款的企业在做贸易时,都没有签订正式的合同,有些甚至是接到一个电话或Email就发货了。中国企业普遍缺乏信用风险意识,他们不但无力建立自己的信用风险防控体系比如购买出口保险,而且在可预见到损失发生时不知道如何规避,有了损失后不知道如何挽回。

而珠海伟柏的负责人袁先生则给出了更实际的操作建议–面对逾期的应收账款,企业一般可通过四种方法来应对:一是通过打电话、发传真等,依靠双方的诚信协商解决;二是委托国际商账管理公司或当地律师行进行追讨,国际商账管理公司具有低成本、高效率、专业程度高、与当地公司合作等优势;三是通过仲裁,依靠专家裁定,形成具有制约力的裁定;四是诉讼。这几种办法各有优劣,但具体操作起来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意味。

仲裁是一条比较稳妥的追讨途径,它在法律框架下,通过专家断案,形成有强制力的裁定。由于中国加入了《纽约公约》,14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是公约的会员,中国的仲裁裁决可以在成员国之间执行,相对而言,实现的几率比较高。现在每年通过该仲裁委员会来办理的案件有三四百件,最大涉及金额多达几亿元。

而还有大量的企业并不知道商账追收公司的存在。

其实国际商账公司并非追收商账那么简单,还有着增强企业的风险意识的作用。其业务范围会涵盖为企业提供风险诊断、信控体检和法律咨询等服务,包括提供买家资信调查、海外市场行业分析报告等资料,及时发布海外风险预警、海外买家风险异动等,通过上述服务不断提高企业风险甄别能力和防范水平。

在信用保险公司科法斯集团于2017年初发布的关于贸易风险的《不确定下的好转》这篇专题研究中,预计2017全球贸易增长2.4%,仍是一派萧瑟气象(在此之前,2008–2015年平均增长率为2.2%,而2002–2007年平均增长率达7%)。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可能卷土重来,令本就恶劣的全球贸易形势雪上加霜。

中国的供应商们如果希望能于国际形势变幻之中独善其身稳步前行,进行风险控制的需求可能将比从前的追求贸易规模更值得关注。

Maybe you like also

  • 产品中心

    商路通-外贸邮件管理软件
    商路通-外贸CRM系统
    商邮通-外贸自动化营销系统
    商贸通-外贸B2B网站

  • 在线联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线:86-574-27950777 27950766传真:86-574-27950769   
    邮件:info@salet.com.cn